咨询热线

18686740299

您所在的位置: 哈尔滨律师在线网 >律师动态

律师介绍

张伟律师 张伟,毕业于东华大学,工程学学士,执行合伙人,律师,高级工程师、全国企业法律顾问。1992年毕业后在黑龙江龙涤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管理工作及法律顾问工作至2004年,后进入黑龙江远东律师集团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至20...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伟律师

手机号码:18686740299

邮箱地址:zhangwei1970@vip.sina.com

执业证号:12301200610202592

执业律所:黑龙江拓行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宣街16-1号玛克威大厦八楼

律师动态

主观罪过不可推定

  案情:1994年7月19日晚,陈某与他人喝了数罐“蓝带”啤酒。次日凌晨2时许,陈某以每小时80公里以上的车速驾驶一辆无牌证的铃木 250C摩托车回家,途径泉州市顺济桥收费站。该收费站设各宽6.8米的东、西两条车道,在两条车道的中间和两个外侧,顺车道设南北长 32米的三条检查区,每条检查区的两端设有检票亭。当晚,有数名武警战士和收费站工作人员在此检查走私车辆。陈某由北向南驶近收费站时,发现有人查车,因害怕所骑的无牌证摩托车被查扣,就准备从当时无人无车的东边车道上逆行冲过去。当摩托车行驶到距离收费站北端还有45米时,工作人员发现陈要冲关,便高声呼喊并示意其停车。陈没有停车,仍以每小时80公里以上的速度从东边车道逆行冲过北端检票亭。摩托车行驶到距南端检票亭还有约20米时,站在西边车道外侧南端检票亭附近的武警战士游希良等人听到喊声,从该处向东边车道跑去,准备拦截。游向东跑出大约10余米,即在收费站外约2米处、东边车道的中间与高速驶来的摩托车相撞。陈某与摩托车一起倒地滑出30多米,陈当即昏迷。游希良被摩托车撞击后又被向南拖了10余米,撞在路边的防护栏上后又弹回路中。游希良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于凌晨3时许死亡。经法医鉴定,游希良系被钝物碰撞致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底骨折出血,左腿大股骨、左腔腓骨粉碎性骨折,引起休克死亡。

  一审法院认定陈某犯以驾车的危险方法致人伤亡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陈某上诉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撤销一审判决;对陈某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最高人民检察院认为二审的改判确有错误,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理由是:1、陈某明知收费站有执勤人员检查,为逃避检查,拐往逆行车道加大车速强行冲关,将执行检查任务的武警战士撞死。这是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会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却采取放任的态度,致使被害人死亡结果发生的间接故意杀人行为,因此定交通肇事罪是错误的。2、陈某的行为造成的后果严重,影响恶劣,应依法予以严惩。二审判决定性不准,量刑畸轻。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陈某酒后高速驾车,为逃避检查逆行冲关,以致将突然跑至公路中间拦截违章行车的执勤武警战士撞伤致死,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且情节特别恶劣。二审的定罪量刑并无不当,抗诉理由不能成立。据此裁定:维持二审判决。

  评析:[page]

  我国刑法坚持主、客观统一的定罪原则。行为人实施了危害社会的行为后,查明其是否存在主观罪过和存在何种主观罪过,是办案人员的一项任务。

  众所周知,人的思维是一个过程,它需要时间。交通安全知识告诉我们,机动车驾驶员从发现需要停车的情况起,到做出制动停车的动作,正常人的反应能力参数为 1.25秒。即发现前方有目标反应到大脑需0.5秒,从大脑反应到手、脚并采取制动措施需0.75秒。这只是个参数,还要受技术熟练程度、反应能力大小等因素影响。如果喝过酒,反应能力相对迟钝。在高速行驶中的机动车,由于惯性作用、路面的摩擦系数以及刹车片抱紧程度等多方面的原因,并非驾驶员采取了停车措施就能立即停住,总要向前滑行一段距离。总之,从驾驶员发现需要停车的情况起,到机动车完全停住,从刹车反应时间来说,一般约需2秒;从刹车反应距离来说,则由于车型、车速以及路面的情况不同,需要长短不同的一段空间。这个时间和空间是客观存在,不受驾驶员的主观意志支配的。

  在这一案件中,陈某准备闯关时,被害人游希良在西边车道的外侧,东边车道上无人无车。工作人员喊陈停车时,陈的摩托车距离该站北口有45米,收费站全长32米,出事地点在该站南口外2米。三段距离相加,共计79米。陈的车速为每小时80公里,每秒钟行驶22米。这就是说,从工作人员喊停车到摩托车抵达出事地点,只需3.5秒。游希良听到喊声后向10余米外的出事地点跑去,跑完这段距离一般约需2秒。收费站内地形狭长,里边还有检票亭遮挡,陈某此时正高速驾车,注意力集中在正前方,看不到也无暇顾及两侧发生的情况,因此他无法提前发现游希良正向其前方路面跑来。如果以工作人员喊停车为游希良开始跑步的时间起点,那么当游跑到出事地点时,给陈某留下的刹车反应时间仅为1.5秒,不足一般所需的2秒。在此情况下,即使陈某立即采取制动措施,相撞也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再加上陈某当晚喝了酒,反应能力减弱,反应时间相对要延长,或者游希良并不是一听到喊声就向出事地点跑去等因素,则留给陈某的制动时间就会更短,相撞更不可避免。

  对此案进行这样的分析后会发现:陈某酒后驾车闯关,竟然将执勤的武警战士撞死,这一危害后果虽然十分可恨,但是我们没有证据证明陈某事先明知会发生撞死武警战士的结果,却采取放任不管的态度,以致这种结果发生。还有,如果陈某事先明知会发生这种结果,即使他对这种结果的发生抱着既不追求、也不积极避免的放任心理态度,他也肯定不希望自己在这种结果发生时受害,总要想出一个避免自己受害的办法,不可能出现撞倒他人后自己也倒地昏迷的结果。这从另一方面反证了放任的主观罪过不能成立。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从当时无人无车的逆行车道上冲关,陈某是故意的,其目的是为了逃避检查和扣车。但是对发生将游希良撞死的后果,陈某的主观上不存在放任的故意。在当时的情况下,车速和距离决定了相撞是不可避免的,不由人的主观意志控制。那么这个结果对陈某来说,是否属于意外事件呢?也不是。因为在闯关前,常识使陈某能够预见会出现有人拦截的情况,只是由于他认为有当时东边车道上无人无车、自己车速很快这两个条件,所以轻信可以避免被人拦截。这种轻信的心理状态,正是过失的主观罪过。因此,二审以交通肇事定罪,是正确的。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Copyright © 2017 www.zhangwei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